2016年Bobs新媒体大赛获奖名单出炉!

https://thebobs.com/chinese/2016/2016%E5%B9%B4bobs%E6%96%B0%E5%AA%92%E4%BD%93%E5%A4%A7%E8%B5%9B%E8%8E%B7%E5%A5%96%E5%90%8D%E5%8D%95%E5%87%BA%E7%82%89%EF%BC%81/
2016年Bobs新媒体大赛获奖名单出炉!
02.05.2016

56个互联网项目、14名来自全世界的互联网专家和一场激烈的讨论:德国之声Bobs新媒体大赛的国际评委会第12次聚首柏林,目的是选出4个具有方向性的互联网行动派项目获奖者。

2016Bobs

56个互联网项目、14名来自全世界的互联网专家和一场激烈的讨论:德国之声Bobs新媒体大赛的国际评委会第12次聚首柏林,目的是选出4个具有方向性的互联网行动派项目获奖者。

对于由14人组成的评委会来说,这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它们需要从今年2300多个网友推荐作品中,最后选出今年德国之声Bobs新媒体大赛的4名获奖者。全球网友发来的互联网作品多种多样,包括网页、手机应用软件(APP)和Instagram、推特及脸书帐号。今年的提名作品尤其能够反映互联网的多样性,也展现了网络行动派多种多样的存在形式。

德国之声台长林堡在柏林表示:“德国之声通过其节目,在全世界范围内支持言论自由。在Bobs大赛的框架下,我们超越语言和文化的差异,表彰那些创新并且勇敢的互联网作品。所有的获奖项目都有榜样作用。虽然它们的内容不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帮助那些受压迫的人们。”

 

公民新闻奖 Citizen Journalism

 

今年“公民新闻奖”的获奖者是孟加拉的纪录片刀锋”。该片体现了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博主和作家在这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里,需要面对怎样的危险。在过去几年中,数名世俗派博主和作家遭到极端伊斯兰组织的攻击,仅2015年一年就有4人受袭丧生。笔名为“nastiker dharmakatha”的孟加拉博主是这部17分钟纪录片的制作者。海外流亡的他把这部影片上载至YouTube,目的是展示就连孟加拉国的高层政治领导人也间接参与了规划谋杀异教博主和作家的过程。

孟加拉语评委阿美得 (Rafida Bonya Ahmed)强调,如果对犯罪行为不加以惩罚的文化能够在一个国家的政府中蔓延,那与其斗争,维护公平正义的任务就落在了该国公民的身上。“这个纪录片很好地展现了人们如何可以让外界关注孟加拉国内令人震惊的现状”,对于评委阿美得来说,这是评委会将今年的“公民新闻奖”颁发给该片的理由。

 

科技为善奖 Tech For Good

 

波斯语的手机应用程序„Gershad“是今年“科技为善奖”的获奖者。伊朗对人民的穿着有着严格规定,尤其是对于妇女来说:在公共场合她们必须戴头巾遮掩头发和身体。在大街和公共产所的检查是家常便饭。违规行为将遭到调查。这个手机应用软件的开发者们推出了一种针对当地所谓“风俗警察”的预警系统。软件的工作原理是“众包”(Crowd-Sourcing)。用户们可以实时互相告知所谓的“风俗警察”们目前身在何处。所收集的信息会体现在一张公开的地图上:上面会清楚的标注警察目前的所在位置。如果有关信息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太长,地图上警察图标的颜色就会渐渐变淡。

评委会成员埃斯凡迪亚里(Golnaz Esfandiari)解释说,评委会决定将奖项颁发给这个手机应用的原因是它能够帮助许多人。在伊朗,风俗警察刁难和逮捕的行为影响着数百万妇女的生活。埃斯凡迪亚里认为:“这个APP的重要之处在于它不仅具备实用功能,而且也能引起人们注意伊朗政府刁难妇女,强迫她们戴头巾的打压手段。”

 

艺术和文化奖 Arts and Culture

 

在今年“艺术和文化奖”的评选过程中,德国的政治之美中心” 获得了大多数好评。这个由艺术家组成的“政治之美中心”致力于组织介于艺术和政治之间的行为艺术。他们通过形式上不同寻常的抗议活动,引起了人们对欧洲难民问题以及阿拉伯之春过程中德国向沙特出口武器等问题的注意。

谈到评委会授奖的理由,来自德国的评委诺昆(Katharina Nocun)表示,尤其是对于阿拉伯地区和其它受德国武器出口影响地区的民众来说,他们可以欣慰的看到不仅仅是他们所生活的地区有抵制战争和暴力的运动,在德国这个向那些地区输出武器的国家中也是如此。获奖本身对于这位网络行动派人士来说意味着“呼吁人们拓宽眼界,了解全球性问题背后的相互关联。”

 

社会变革奖 Social Change

印度网站停止硫酸攻击”征服了各国评委。这个项目着重关注硫酸攻击这一印度的禁忌话题。网站的创办者试图在受害者与社会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在印度,硫酸攻击的受害者们经常被社会羞辱或遗忘。在这个运动的帮助下,“女英雄休闲”咖啡厅应运而生。硫酸攻击的受害者们在那里找到了自食其力,自主生活的空间。

“在像印度这样的国家里,社会阶层和性别严重左右着人们的社会地位,父权国家的元素随处可见。这样的项目就更具独特意义。项目的发起者也给其他人带来了灵感,为社会变革做出贡献。这个组织已经促成印度当局修改了多项法律。”评委塞克里 (Abhinandan Sekhri)在谈到“停止硫酸攻击”获奖的原因时如是说。

今年,入围Bobs新媒体大赛的中文作品或个人包括人权律师浦志强、美丽诗人余秀华、翻墙神器“自由浏览”和“大炮”任志强。中文公众奖的获奖者为“女声网”。其创办者为一家中国妇女维权组织。今年Bobs新媒体大赛的颁奖仪式将于6月(6月13日-15日)在波恩德国之声全球媒体论坛上隆重举行。

 

2016德国之声新媒体大赛

https://thebobs.com/chinese/%E5%85%B3%E4%BA%8Ethe-bobs/%E5%85%B3%E4%BA%8E%E5%8D%9A%E5%AE%A2%E5%A4%A7%E8%B5%9B-2/

关于Bobs

从2004年开始,德国之声为全球有名的博主、活动人士以及记者们设立了Bobs新媒体大赛。奖励他们在互联网上为促进言论自由,改善人权所做出的贡献。

Bobs新媒体大赛是全球范围内唯一一个真正意义上表彰那些跨越语言和文化,创新而又勇敢的网络作品的国际大赛。用专业水准描绘多彩网络生态的蓝图。

大赛的参赛语言有14种,包括:中文、阿拉伯语、孟加拉语、德语、英语、法语、印地语、印尼语、波斯语、葡萄牙语、俄语、西班牙语、土耳其语和乌克兰语。

从2015开始,德国之声将颁发Bobs新媒体大赛的“言论自由奖”。

此 外,国际评委会选出4个跨语种大奖,它们分别是:“社会变革奖”(Social Change),“科技为善奖”(Tech for good)、“艺术文化奖”(Arts and Culture)以及“公民新闻奖”(Citizen Journalism)。通过网络投票,网友们还可以为这四个跨语种大奖和每个参赛语言选出公众奖。

在过去的几年中,Bobs新媒体大赛的获奖者包括Yoani Sánchez (古巴)、 Lina Ben Mhenni (突尼斯)、Ushahidi (肯尼亚)、 Sunlight Foundation (美国)、李承鹏 (中国)、 以及来自埃及的 Alaa Abd El-Fattah

 

https://thebobs.com/chinese/%E5%85%B3%E4%BA%8Ethe-bobs/%E5%A5%96%E9%A1%B9/

奖项

 

德国之声Bobs新媒体大赛共设有18个奖项。18个奖项包括:4个跨语种大奖,和14种参赛语言各自的最佳新媒体作品。也就是说,在4个跨语种大奖中,各语言的提名作品相互竞争。单语种的最佳作品则在各个语言的提名作品中产生。
4个跨语种大奖为评委奖。每个跨语种大奖下还设有一个公众奖。14个语种的新媒体奖得主将由网友投票选出。
除了上述18个奖项以外,德国之声将颁发“言论自由奖”。获奖者将是在数字网络的世界里,用独特手段支持言论自由这一基本人权的个人或项目。
评委奖:
社会变革奖” (Social Change)
奖励一个利用数字化手段推动社会变革的项目,比如说教育、推动平等、健康或环境领域的项目。

科技为善奖” (Tech for Good)
网络文化的相关话题包括数据隐私保护和信息自由,以及积极推广自由创作的内容。所以,这一奖项所关注的重点为网络上的个人隐私、数据保护和安全。(例如通过技术讲解、提供软件或App等解决方案)此外,其它例如反腐败或反审查的软件工具也能够成为获奖对象。
艺术文化奖” (Arts and Culture)
奖励的是一个来自艺术和文化界的项目。该项目能够出色利用数字化的通讯方式,用艺术的手段诠释社会话题。
公民新闻奖” (Citizen Journalism)
该奖用于奖励那些勇敢的公民记者以及有启蒙作用、促成公众反对力量的创新项目。尤其是那些充分利用互联网的力量促进公民参与的网站。
14种参赛语言各自的最佳作品公众奖:
14种参赛语言将评选出各自的最佳作品。该奖项特别关注那些为公开讨论作出贡献、 分析和评论时事的网站。除博客、微博客、 网站外,微信公众号、播客、视频博客等也可参加本奖项的评选。

 

https://thebobs.com/chinese/%E5%85%B3%E4%BA%8Ethe-bobs/%E8%AF%84%E9%80%89%E6%A0%87%E5%87%86/

评选标准

首先给大家讲个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曾有一次博客大赛评审会议。一位评委听到另一种参赛语言的一个有趣的网络项目。他突然跳了起来,兴奋地说:“我要投票给它。我的国家也需要这样的项目!”

讲述这件真实的轶事,是想让大家理解Bobs大赛与其它竞赛的不同之处。这一设有多种语言的国际赛事旨在支持、 推广和表彰出众的网络项目,超越语言的边界。

每个奖项对内容、 功能和网络设计的要求有不同的侧重。总体来说,可分为三个方面:

 

理念

创意、理念及其落实,信息价值

主题、社会关联性

针对目标受众的表现形式,说服力

语体风格

长期与持续的努力

透明度与可信度

创造力

视觉的原创性,艺术设计,充分利用互联网提供的各种可能

创新性

网站的新鲜与独一无二的性质

在评审会讨论中,以上方面供评委参考。

此外,对4个跨语种大奖而言,还有以下的考虑:

提名博客的典范意义是否超越语言的边界,是否让其它语言的网络使用者也感到印象十分深刻?提名博客是否是一位甚至面临生命危险的活动人士或博客作者,我们可以通过授奖对他/她予以鼓励和保护?提名的创新网络项目,其创意和成效也可以借鉴到其它语言圈?如果有一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它就是非常合适的候选者。

大赛禁止种族主义、色情、性别歧视、仇外等歧视性和侮辱性的内容参赛。煽动暴力的内容也是如此。此外,我们还拒绝宗教极端主义、政治极端主义、反犹太主义等内容。

公众奖的评选标准:公众奖由每个奖项中得票最高的提名作品获得。

https://thebobs.com/chinese/%E5%85%B3%E4%BA%8Ethe-bobs/%E8%AF%84%E9%80%89%E7%A8%8B%E5%BA%8F/

大赛规则
第一阶段:网友推荐

大赛启动后,网友可在Bobs官网推荐14种参赛语言的博客、 微博客、网站、网络项目等。

  • 推荐博客应使用14种参赛语言之一(中文、阿拉伯语、孟加拉语、德语、英语、法语、印地语、印尼语、波斯语、葡萄牙语、俄语、西班牙语、土耳其语、 乌克兰语)
  • 可以自我推荐
  • 推荐网站应向公众开放
  • 德国之声及其员工的网站不得参赛
  • 评委本人的网站、或者评委有重要参与的项目,也不得参赛
  • 大赛禁止种族主义、色情、性别歧视、仇外等歧视性和侮辱性的内容参赛。煽动暴力的内容也是如此。此外,我们还拒绝宗教极端主义、政治极端主义、反犹太主义内容
  • 一个博客、网站被推荐的次数对评选结果没有直接影响

第二阶段:评委决定入围名单

推荐阶段结束后,14种参赛语言的评委将获得各自语言的一份推荐清单(每种参赛语言均有一位评委)。他们参考被推荐的博客、网站,决定各自语言5个作品的入围名单。

每位评委将为4个跨语种大奖中每个奖项提名一个博客或网站。因此,最终,4个跨语种大奖中每个奖项将有14个提名博客或网站。评委有权自行推荐参赛作品。如果评委无法为某一奖项提名,则由其他语种的另一个提名代替。

每种语言均有德国之声的一名该语言为母语的编辑负责协助。但评委有全权决定入围名单。

第三阶段:网络投票和评审会议

在网络投票阶段,网友可为各参赛语种的公众奖投票。

  • 国际评委决定入围名单后,开始网络投票。
  • 每24小时,每位网友可为每个奖项投一票。
  • 可以投票给自己的博客、网站。
  • 投票结果将决定全部18个奖项的公众奖得主。同时,4个跨语种奖项的评委奖得主将由评委选出。

14种参赛语言的评委受德国之声的邀请,将在柏林举行评审会议,选出评委奖得主。如果评委缺席,将由相应语言的德国之声编辑代表。评审会议仅讨论和选出4个跨语种奖项的获奖者。

只有国际评委拥有投票权。最终结果通过多轮投票决定。仅在出现平局的情况下,由德国之声一名工作人员担任的评审会议主席拥有投票权。每位评委介绍自己语言的入围者,并进行首轮投票。之后对前三名进行讨论,并进行三选二的投票。最后的讨论之后,进行二选一的投票,决定评委奖得主。

“言论自由奖”的获得者人选也将在本网公布。

 

https://thebobs.com/chinese/%E5%85%B3%E4%BA%8Ethe-bobs/%E5%A4%A7%E8%B5%9B%E6%B5%81%E7%A8%8B/

 

大赛流程

 

12Bobs新媒体大赛启动

大赛的第一阶段是网友推荐阶段,时间 为2016年2月4日-3月3日。推荐的博客、社交媒体、网站、网络项目等必须是以下14中参赛语言之一:中 文、 阿拉伯语、孟加拉语、德语、英语、 法语、 印地语、 印尼语、 波斯语、 葡萄牙语、 俄语、 西班牙语、 土耳其语、 乌克兰语。推荐的博客、网站等须符合18个奖项之一的条件。

一个博客、社交媒体、网站、网络项目被推荐的次数,对最终获奖的机会没有直接影响。不过,大赛邀请的评委会参考网友的推荐,决定入围名单。

评委决定入围名单

推荐阶段结束后,2016年3月3日-3月31日,Bobs大赛14种参赛语言的国际评委将参考网友的推荐,决定各语言的入围名单。届时,每种参赛语言将选出:4个跨语种大奖的提名(每个奖项一个)、 以及单语种的新媒体奖提名(共5个)。

评委会于4月初确定4个跨语种大奖的获胜者。所有参赛语言的公众奖则由网友在Bobs大赛官网投票选出。

网络投票

Bobs大赛的第二阶段是网友投票阶段,时间为2016年3月31日-5月1日。每24小时内,每位网友可以为单语种的新媒体奖入围作品投一票。最终得票数最高的提名博客、网站等将赢得该奖项的公众奖。

柏林评审会议

国际评委将于2016年4月29日至30日在柏林举行为期两天的评审会议。届时将通过多轮投票选出4个跨语种大奖的评委奖得主。

公布获奖名单

2016年5月2日,Bobs大赛官网将公布评委奖和公众奖的获奖名单。评委奖得主以及德国之声言论自由奖得主将应邀前往德国参加颁奖典礼。

颁奖典礼

2016年6月14日,第12届德国之声Bobs新媒体大赛将在2016波恩德国之声全球媒体论坛(Deutsche Welle Global Media Forum)期间举行颁奖典礼。

 

https://thebobs.com/chinese/category/2016/jury-2016/

2016评委

胡泳

新闻和传播学教授。有13本著作。社会活动人士,企业家,翻译,资深记者,数字化和社交媒体领域的创新者。

搜狐博客: Hu Yong

推特:huyong

 

塞克里 (Abhinandan Sekhri)

塞克力是批判性新闻门户网“Newslaundry.com”以及电影电视制片公司“Small Screen”的创办者之一。作为记者,他曾经为多家媒体供职,包括印度最大的私营数字新闻杂志“Newstrack”。塞克里为印度最大电视广播网络NDTV的两个获奖政治讽刺秀担任过作者。2006年,在印度最大的信息维权运动RTI(Right to Information)发起时,他曾被招募至这个运动的组织团队。

推特: @AbhinandanSekhr

 

奥沃诺(Julie Owono)

Julie Owono是非政府组织“互联网无疆”(Internet sans frontières)非洲部(internetsansfrontieres.org/)的领导人和法律顾问。该组织力求让全球互联网成为一个有创造力,促进政治经济合作,推进社会进步的空间。奥沃诺负责开发各种保护非洲记者、博主、公民记者和维权人士数字信息安全的项目。另外,她还组织了一场运动,让人们可以不分性别,廉价便捷地使用互联网。作为“Global Voices在线”和“France 24”的专栏作家,奥沃诺关注一切与非洲、女性、经济和创新有关的话题。

推特: @JulieOwono

 

诺昆(Katharina Nocun)

Katharina Nocun是运动网络组织Campact e.V的负责人。该组织关注人权和一切与互联网有关的话题。同时,她还是德国消费者保护联合会的部门负责人和编辑。她组织网络公民权运动,主旨是实现一个健康自由的网络世界。2013年她曾经是德国海盗党的政治事务主管和数据保护专项负责人。

推特: @kattascha
博客: http://kattascha.de/
脸书: https://www.facebook.com/kattascha/

 

雷格(Dolors Reig)

雷格是社会心理学者,并同时经营着名为“El Caparazon”的网络教学平台和博客。在过去的几年里,她多次被Bobs新媒体大赛提名。她为有名的企业、大学和公共机构提供咨询和培训服务。其培训课程的重点包括创新、游戏化、社交媒体、教育和互联网发展趋势。她撰写的西班牙语著作有《社交经济》(Socionomy)以及《超互联时代下的青年》(Young people in the hyperconnectivity era)。

推特: @dreig
博客: http://www.dreig.eu/caparazon/

 

科瓦列夫 Alexey Kovalev

科瓦列夫是记者、翻译和媒体分析人士。他曾供职于多个俄罗斯和国外媒体机构,包括《卫报》和《纽约时报》。他曾经是俄罗斯最大新闻通讯社之一-俄新社(RIA Novosti)的编辑,同时也是网络媒体inosmi.ru的编辑。该媒体专注将境外媒体报道翻译为俄文。2015年,他设立了名为“Noodleremover”的项目,专门分析俄罗斯媒体,并曝光有政府宣传色彩的内容。

推特: @Alexey__Kovalev

 

埃斯凡迪亚里(Golnaz Esfandiari)

埃斯凡迪亚里是自由欧洲之声广播电台的特约记者。该电台的广播覆盖23个新闻自由受到限制的国家。在名为“波斯通信”的博客里,她撰文关注了许多媒体鲜有报道的有关伊朗政治和社会的话题。在此之前,她曾是Radio Farda波斯语组的主编。她的作品传播广泛,曾被《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外交政策》等刊物引述。埃斯凡迪亚里的推特账户@GEsfandiari连续三年被《外交政策》列为最重要的100个推特账户之一。

推特:@GEsfandiari

 

阿美得 (Rafida Bonya Ahmed)

阿美得是活动人士,作者,也是博客群 Mukto Mona的群主。她在金融届担任领导职位。其已经去世的前夫Avijit Roy博士是孟加拉语世界第一个世俗人文主义博客平台Mukto Mona的创始人。著名博主Roy于2015年2月26日被宗教激进分子杀害。阿美得自己也身负重伤。此次袭击过后,截止到2015年年底,另有7名孟加拉当地的博主,记者和出版人惨遭杀害。袭击者的目的是抵制有关世俗和科学方面的批判性新闻报道。阿美得和Mukto Mona的博主们有决心维护孟加拉国的言论自由。
脸书: Rafida Bonya Ahmed https://www.facebook.com/bonya.ahmed
博客: Rafida Bonya Ahmed auf Mukto Mona

 

卡里姆(Mona Kareem)

卡里姆是生活在纽约的一名记者和作家,拥有比较文学博士学位。她已经出版了两本阿拉伯语诗集。并教授“创新写作”(Creative Writing)课程。卡里姆是Migrant-Rights.org网站的编辑。该网站专门报道中东地区移民劳工的生活现状。
博客: http://monakareem.blogspot.com
推特:@monakareem

 

萨卡(Erkan Saka)

萨卡是伊斯坦布尔信息大学(Istanbul Bilgi University)传播学院的讲师。教授新媒体文化以及网络人类学。他在伊斯坦布尔海峡大学(Boğaziçi University)社会学系完成了学士和硕士的学业。从2004年开始撰写关注政治话题的博客。他在伊斯坦布尔信息大学负责策划一个公民记者的培训项目,并通过新媒体 netd.com主持一档名为SosyalKafa的电视节目。

博客: Erkan Saka
推特: @sakaerka

 

桑托罗(Maurício Santoro)

桑托罗是里约热内卢的国际关系学教授,和大赦国际组织合作。他学习新闻专业毕业后,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桑托罗是《现代独裁者》一书的作者,其多篇学术著作发表于巴西以及该国以外的地区。除了在推特上异常活跃以外,桑托罗还为在线媒体“巴西邮报”撰写专栏。

推特:@msantoro1978
网页:http://www.brasilpost.com.br/mauricio-santoro/

 

瓦希德(Alissa Wahid)

瓦希德是一位专业的心理医生 ,有广泛的社区发展和社会运动经验。自1990年以来,她曾在多家公民社会组织工作。目前她任印尼GUSDURian网络组织的负责人。该组织有世界各地的百余个社区、数千名个人和多座城市参与。瓦希德参与组织多种推动社会变革的项目,特别是支持年轻一代成为社会领袖。

推特: @AlissaWahid

 

罗曼纽克(Oksana Romaniuk)

罗曼纽克(Oksana Romaniuk)是乌克兰记者无疆界组织代表,是基辅非政府组织大众媒体研究所的负责人。她的工作重点是保护公民言论自由、加强其获取信息的权利。这位媒体专家、记者参与多个项目,包括维护新闻标准、公民参与和数字安全等。

脸书: Oksana Romaniuk

 

乔治娅·波普尔韦尔(Georgia Popplewell)

乔治娅·波普尔韦尔是Global Voices负责人、作家、编辑和制作人,她来自特立尼达多巴哥。她主要关注文化、音乐、电影和体育。1989年起,她为多家加勒比电视台工作,2005年成立加勒比第一家播客电台“加勒比自由电台”。

Georgia Popplewell Global Voices上的介绍

推特:@georgiap

 

https://thebobs.com/chinese/category/2016/social-change-2016/

社会变革奖

 

挽救红树林

孟加拉语

这是孟加拉国的一个保护世界最大红树林的公益活动。该国政府计划在红树林的边缘修建一座煤电站,环保活动人士担心电站带来的空气和水污染,以及增加的船运活动将彻底摧毁这片红树林。虽然这个活动已经获得了孟加拉国民众的广泛支持,但政府依然试图对此加以阻挠。

www.facebook.com/SaveSundarbans.SaveBangladesh/

 

让仇恨帮忙

德语

“让仇恨帮忙”是德国一个由名叫“Exit”的组织发起的运动。该组织致力于劝退新纳粹成员,并帮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让仇恨帮忙”的妙处在于每次你在Facebook上看到一个宣扬种族仇恨的言论,你就可以加上“让仇恨帮忙”的活动图标将其转发。每一个仇恨的言论都会导致帮助难民,或帮助脱离纳粹组织的机构获得1欧元的捐款。目前,这个项目已经筹集了1万多欧元的捐款。

www.hasshilft.de/

 

ABLOGUI

法语

2015年年底,这个由几内亚的多名博主组成的协会就启动了西非网络活动人士圈中的“几内亚投票”的项目。在总统大选期间,ABLOGUI向国家中的所有选取都派遣了选举观察员,他们在互联网上公布了与选举有关的研究报告。然而,这只是该组织近年来最成功的项目之一。成立于2011年的这个组织为几内亚公民社会在互联网上的生存保驾护航。它发起的运动直指社会问题,启发了许多互联网行动派。

ablogui.com/

 

Erktolia

土耳其语

用创办者自己的话来说,“Erktolia 是一个主动曝光土耳其的性别歧视,并与其做斗争的平台。” Erktolia指的是父权社会下所有的土地。这个网站将那些歧视性别的表态公布于众,并组织活动,用实际行动抵制性别歧视。

erktolia.org/

 

Rumah Pemilu

印尼语

“Rumah Pemilu”是关注印度尼西亚选举的一个门户网站。它提供新闻、观点、分析、信息图解和其它与选举有关的信息。2015年,印尼落实了514市,34省的同步直选。该门户网站成为涉及信息最广的消息来源,并为民主选举提供了公共教材。

www.rumahpemilu.org

 

停止硫酸攻击

印地语

停止硫酸攻击(SAA)是印度的一个抵制向妇女泼硫酸,并令其毁容的运动。它在受害者与社会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因为大部分受害者遭袭后都将自己封闭起来,不与外界接触。由于政府和公民社会对此视而不见,大多数幸存者看不到任何生活的希望。SAA的目标是研究并追查硫酸攻击,并收集反应受害者生活现状的信息。这项运动的其中一个成就就是在泰姬陵所在地Agra创办一家名为“女英雄出来玩”(Sheroes‘ Hangout)的咖啡馆。这家咖啡馆的经营者都是硫酸攻击的受害者,咖啡馆给了她们在经济上和社会上独立的机会。

www.stopacidattacks.org/

 

卸甲归田

乌克兰语

这个项目的名字为“卸甲归田”,目标是帮助乌克兰士兵重新调整自我,适应正常的生活。活动人士为退伍士兵创建了一个能够提供法律、心理和医疗资讯的数据库。用户可以通过互动地图找到他们所在地区附近的公益服务机构。网站背后的活动人士还发起了媒体运动,目标是打破只有“弱者”才会在战后寻求心理治疗的成见。这个由非政府组织“Studena”运营的项目所看重的是退伍军人的现身说法。

bezbroni.net/

 

老妈的厨房

波斯语

“Mamanpaz”(老妈的厨房)是德黑兰的一个互联网送餐网页。它向不再想吃快餐,而更愿意吃家常饭菜的客户提供由其他家庭自己制作的美味佳肴。创办者Tabasom Latifi表示,她的项目帮助了许多家庭妇女在社会上变得活跃起来。参与项目包括富家阔太和单身养家的母亲。“老妈的厨房”在伊朗互联网普及以及人们渴望健康饮食的推动下迅速成长。它是伊朗创业型企业的成功典范之一。

www.mamanpaz.ir

 

29号团队

俄语

俄罗斯宪法第29条所规定,公民享有阅览信息的权利。“29号团队”正是由一群致力于维护这条宪法的律师和法律专家自愿者所组成的团队。目标是继续俄罗斯“自由信息基金会”的工作,因为该基金会在被政府定性为“外国间谍机构后”停止了运作。“29号团队”为许多重要的庭审工作提供了支持,包括Svetlana Davidova因帮助乌克兰而被判叛国罪。

team29.org/ru

 

我是伊拉克人 我阅读

阿拉伯语

名为“我是伊拉克人,我阅读”的活动是一次暖人心的成功。这个网页以在巴格达的公园、广场和主要街道上组织公众读书会为起点。很快这个主意就传遍了伊拉克的其它城市,并引领了伊拉克人喜爱在公共空间阅读的潮流。有些出版商捐赠了数千本图书,让这个活动变的更像是一场阅读者的狂欢。

www.facebook.com/ana.aqraa/

 

Agora é que são elas

葡萄牙语

这个活动的目标是促进巴西妇女参与政治讨论,尤其是在媒体上。在一周的过程中,专栏作者们把自己在报纸上写专栏的空间让给女性,让她们激起有关女权主义、家庭暴力和歧视等话题的讨论。本来刚开始只是一次性的行动,但最后却变成了一家主流报社的长期专栏。

agoraequesaoelas.blogfolha.uol.com.br/

 

空白噪音

英语

“空白噪音”( Blank Noise)刚开始是印度班加罗尔地区的一个行为艺术项目,针对印度社会根深蒂固,却又经常被轻描淡写的在公共场合性骚扰,并暴力侵犯妇女的现象。创始人是Jasmeen Patheja。项目关注收集相关数据和受害者的陈述,将线上和线下的活动结合在一起,提高公众的认知度。鼓励妇女重新获得在公共场合自由行动的权利,促使政策层改变态度。项目20%以上的志愿者是男性,“空白噪音”已经扩大到印度的许多城市中。

blog.blanknoise.org

 

浦志强

中文

浦志强是中国最著名的人权律师和敢言的知识分子之一。同时他也是一位致力于推进社会变革的知名博主和网络活动家。在这一过程中,他自己却变成中国当局打压的对象。2015年12月22日,中国司法机构以煽动民族仇恨和寻衅滋事罪判处他3年监禁,并缓刑3年。在过去的10年里。浦志强为一系列知名维权案件担任辩护律师,包括代理中国艺术家艾未未的案件。

twitter.com/puzhiqiang

 

14个半

西班牙语

“14个半”是一个革命性的博客。从一次个人冒险中而生,现在由大家参与。主要针对古巴政府奉行了半个多世纪的信息垄断。Yoani Sanchez这一代博主催生了古巴的另类博主圈,并很快成为这个国家中许多其它项目参考的榜样。现在,这个博客的目标是扩展自身的影响力。

www.14ymedio.com

 

https://thebobs.com/chinese/category/2016/tech-for-good-2016/

科技为善奖

 

报税表

乌克兰语

报税表尝试大范围通缉乌克兰政府公务员的个人纳税情况,并在此基础上加以分析。具该项目组织者的介绍,乌克兰每年大约有1百万名公务员必须公开自己的报税信息。他们从公开的信息源中找到这些信息,并将其数字化,使人能够对其进行分析。除此以外,他们还会公布乌克兰最富有的公务员名单,并公开他们收入的增长情况。有超过3000名活动人士参与了这个项目,他们总共数字录入了超过19000份文件。对于公众监督和反腐来说,报税表是一种神器。对于记者来说,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调查和研究工具。

declarations.com.ua/

 

Ramy Raoof

阿拉伯语

Ramy Raoof是一名关注数字化权利和安全的研究者。在众多课题中,他的研究焦点在于跟踪监视技术,政府的监视手段以及抵制监控的方法。

twitter.com/ramyraoof

 

İhtiyaç Haritası

土耳其语

这有点像一个地方分类广告集散地。人们可以在这里公开自己的任何需要,比如说要一台电脑或找一所好的小学。系统会按照用户的所在地自动挑选信息。每个人都可以自愿向他人提供帮助。页面上会记录哪些需求已经得到了满足。

www.ihtiyacharitasi.org/

 

Gershad

波斯语

在伊朗的许多城市中,差不多随处都可以看到所谓的“风俗警察”。他们的任务是检查妇女的妆着打扮是否符合宗教教义的严格规定。而这个名为“Gershad”的手机应则配备了预警功能,能够告诉用户“风俗警察”当前的所在位置,让大家能绕道而行。用户可以通报“风俗警察”们的最新位置,这个软件的运行原理和警告超速拍照雷达软件的原理非常相似。

www.gershad.com

 

穿越达喀尔

法语

智能手机用户非常喜欢免费的小游戏。所以说,这也是一个传递信息的良好载体。一个来自塞内加尔,名叫Ousseynou Khadim Beye的软件工程师希望人们关注当地乞讨儿童的命运。据人权观察组织报道,塞内加尔有大约5万名靠乞讨为生的儿童。玩家的任务是在游戏中带领一位乞讨儿童穿过达喀尔各种危险的街道,最终与父母团聚。而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旅程。

play.google.com/store/apps/details?id=com.okb.crossybricks

 

Maya手机应用程序

孟加拉语

“Maya”是孟加拉国第一个专门关注妇女健康问题的网站。它也有一个相应的手机应用程序。目标是为妇女们营建一个舒适的环境,让她们畅所欲言有关自己身体和情绪上的问题。该项目由妇女创办,已经收到了超过5万个妇女提出的各种资讯问题。

www.maya.com.bd

 

健康互联网

印尼语

“健康互联网”的发起者是ICT Watch,其目标是促进印度尼西亚安全而又智能的使用互联网。ICT Watch致力于帮助民众、其他社会组织和多方利益相关者维护获取信息的权利。他们明确反对含糊不清的政策条款,抵制网络审查,力求保护社会获取信息的权利。

internetsehat.id/

 

印度儿童热线

印地语

“Childline”是印度第一个24小时运作的儿童援助热线。他们可以直接拨打1098寻求工作人员的帮助,解决他们的紧急问题,并把他们介绍给其它能够提供长期援助的机构。如今,这个热线已经接到了超过300万次儿童求助的电话。在其YouTube频道的网页上,组织者传播专门为儿童制作的视频。视频语言包括印度语、英语和其它各种印度方言,目的是让全国的儿童都能从中获益。孩子们在这里可以了解到什么是身体、性、以及情感上的侵犯。无论这发生在家里、学校还是其它场合。

www.youtube.com/user/CHILDLINEIndia

 

免费信号

德语

“免费信号”是一个支持向公众提供免费Wi-Fi信号的项目。由于德国对Wi-Fi信号提供者的问责规定严格,德国公共场合中的免费Wi-Fi信号很少。“免费信号”为许多德国的难民住所提供免费Wi-Fi信号,让他们可以与家人和朋友保持联系。

freifunk.net/

 

数字化人权保护网

西班牙语

“数字化人权保护网”是墨西哥的一个保护互联网人权的平台。它们通过法律工具和交流促进对政治层的调查,制定策略并组织公共活动促进墨西哥对数字化人权的保护。所关注的重点话题包括言论自由、个人隐私、求知的权利和自由文化。

r3d.mx/

 

非洲之码

英语

这是一个开放源代码的公民科技项目,目的皆在帮助政府改善网络民政服务的质量。该项目通过“群众主导”的方式,和草根公民组织以及主流媒体展开合作。非洲的许多国家已经开始使用这个项目提供的软件工具,为公民提供信息服务。比如说像“GotToVote”这样的工具软件,能够帮助政府对选民进行登记。同时,“非洲之码”还运营着许多奖学金和培训项目。目前有4个主基地,分布在加纳、尼日利亚、南非和肯尼亚。并计划在今年向摩洛哥、卢旺达、塞内加尔、坦桑尼亚、突尼斯和乌干达扩张。

www.codeforafrica.org

 

自由浏览

中文

自由浏览是一个具有反屏蔽功能的安卓系统浏览器。允许用户能够绕过中国政府设立的防火墙自由浏览互联网的信息。其制作方GreatFire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帮助中国网民规避严格审查,为其提供各种“翻墙利器”。

freebrowser.org/zh/

 

保护互联网社团

俄语

“保护互联网社团”是俄罗斯多名公民活动人士组成的社会团体。其中最出名的就是俄罗斯知名活动人士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的亲信沃尔科夫(Leonid Volkov)。这个组织的目标是与俄罗斯当局的审查以及对互联网的过度管理作斗争。每个月,他们都会以两个指数的方式公开他们的研究结果:一个是互联网自由度指数,另一个是互联网接入指数。

ozi-ru.org/

 

登革热、基孔肯雅热和寨卡病毒

葡萄牙语
寨卡是巴西多年来所要面对的最严重的病毒。当地的问题包括缺少护士、医生和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帮助鉴定人们是否患病。一个手机应用软件填补了这一空白,为公众提供有关病毒的基本信息。一个简短的测试可以省去人们在医生诊所中数小时的等候时间。

play.google.com/store/apps/details?id=br.com.dvgsaude.denguevschikfree

 

https://thebobs.com/chinese/category/2016/arts-and-culture-2016/

艺术文化奖

 

GMB Akash

孟加拉语

来自孟加拉国的摄影师GMB Akash将摄影作为自己和世界沟通的语言。他的照片讲述了默默无闻者的生活,把他们推向舞台的前沿。他在Instagram发表的几乎每一张照片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www.instagram.com/gmbakash/

 

#101015Ankara

土耳其语

#101015Ankara”是社交网络平台推特上的一个话题,关注2015年10月10日在土耳其安卡拉发生的,造成超过100人死亡的恐怖袭击事件。该网页试图描绘在恐袭中死去的每一个人,为他们树立网络纪念碑。每个用户都可以为此做出贡献,提交死者的个人简历信息。志愿编辑会核实并公开这些信息,促人深思。

101015ankara.org/

 

Everyday Iran

波斯语

“日常伊朗”是一个由多名当地摄影师发起的摄影项目。他们的目标是通过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发布高水准拍摄的照片,打破人们对伊朗的固有看法。摄影师们通过手机和专业摄影器材的结合运用,向人们展示了伊朗城市和乡村地区普通人的真实生活。“日常伊朗”发布照片的平台包括Instagram, 脸书和推特。

www.instagram.com/everydayiran/

 

WatchDoc

印尼语

WatchDoc是一个专攻纪录片的影视制片公司。尤其是它制作的有关印尼历史黑暗面的纪录片名声在外。其中讲述了人们被虐待,与政府部门发生冲突的历史。名为”Samin vs. Semen”的纪录片讲述了印尼土著人民与水泥工业的抗争。”Belakang Hotel”一片则纪录了印尼在无序发展酒店业的同时,给当地居民的水源供应带来了怎样的问题。

watchdoc.co.id/

 

 

Open Migration

英语

这个名为“开放移民”的项目主要有两个目标:一个是致力于通过知识和数据纠正许多人们对于难民的错误认识。另外一个是保护移民的权益,为他们提供信息服务。通过制作精良的信息图示、评论、以及有关难民个体命运的报道,该网站实现了这两个目标。

openmigration.org/en/

 

JT 说唱

法语

这是说唱音乐和行动主义的完美结合:无论是在布基纳法索、科特迪瓦和塞内加尔,越来越多的非洲说唱歌手拿起麦克风,直接针对政界精英。塞内加尔的两名歌手Xuman und Keyti的用说唱的形式所表现的每周新闻综述很快就得到了好评。在大约过去3年的时间里,这两人用法语和沃洛夫语说唱出许多和地区及国际时事有关的话题。

www.youtube.com/channel/UCImRGQL_sK7OHi1h823Nc0w

 

Ma3azef

阿拉伯语

你可以在网络杂志“Ma3azef”上找到所有与阿拉伯音乐,街头艺术,夜生活以及文化禁忌有关的内容。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Ma3azef”推出了表现阿拉伯世界丰富音乐遗产的精良内容,比以批判的方式看待现代艺术家。

ma3azef.com/

 

奇普项目

西班牙语

这是一个从视觉效果来说制作精良的网站,记录了秘鲁数千名被强制节育妇女的命运。她们中的大多数是原住民,生活在90年代秘鲁前总统藤森(Alberto Fujimoris)执政期间。网站用数字化的手段重塑了一个奇普,这是古代印加人的一种用结绳记事的方法。

interactive.quipu-project.com/#/es/quipu/intro

 

Arzamas

俄语

“Arzamas”是一个集教育和娱乐为一体的门户网站。其创办者是俄罗斯“大都市”杂志的前任编辑Fillip Dziadko。在教育的功能上,网站提供了许多涉及科学和其它各种话题的教材,包括俄罗斯前卫艺术史和有关非洲的各种神话。在娱乐方面,网站的制作者创作了许多能够让用户在交互式体验的过程中,了解古今之间的这种重要关联。比如说,其中的一个小测验游戏就叫做:“你认为你的工资在凯萨琳二世时期都能买些啥?”

arzamas.academy/

 

Interesni Kazki

乌克兰语

这个名为“Interesni Kazki”的双人组由两名乌克兰的街头艺术家组成:Oleksiy Bordusov (艺名:Aec) 和 Volodymyr Manzhos (艺名:WaOne)。让两人名声大振的是他们的墙画艺术,他们的作品隐藏了许多有关哲学的艺术信息。“Interesni Kazki”的街头艺术在幼儿园、医院、高楼和欧洲、非洲、美国、亚洲以及澳大利亚的许多建筑中都可以看到。

www.instagram.com/waone_interesnikazki/

 

政治之美中心

德语

“政治之美中心”组织介于艺术和政治之间的政治行为艺术,有唤醒和号召反抗的作用。它触及不同棘手的政治话题,比如反映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的作品“耻辱柱”(2010年)、以及“死人来了”(2015年)都是批评欧洲难民政策后果的作品。纪念那些年复一年尝试进入欧洲边境的死者。

www.politicalbeauty.de/

 

Arati Kumar Rao

印地语

Arati Kumar Rao是印度的一位独立环保摄影师、记者。她的Instagram讲述了印度土地、人民以及环境的各种故事。她翻山越岭,记录了印度水源、湖泊、蓄水层和湿地的现状,以及赖以生存的人们和动物境遇的变迁。她的黑白照片讲述了渔民、债主、农民、民工、难民、地主、志愿者和游牧民族的故事。她给自己的作品起名为:“我们国家命脉的故事”。

www.instagram.com/aratikumarrao/

 

体育艺术大篷车

葡萄牙语

这个名为“体育艺术大篷车”的项目由当年的一位专业运动员创办,专门为巴西贫困地区的居民提供体育娱乐和文化项目。背后的赞助商包括一些国际性的大公司和知名的体育界人士。在过去的10年中,有接近3万名儿童参与了大篷车组织的各种工作坊。

caravanaesporteartes.com.br/

 

余秀华的博客

中文

余秀华是一名来自中国湖北农村的诗人。虽然她很早就患上了缺氧性脑瘫,无法从事体力劳动,但她几年来一直致力于书写高质量的诗文。通过偶然的机会,她的一首诗《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传遍互联网。几乎在一夜之间,她变成了中国最知名的诗人之一。

blog.sina.com.cn/yuxiuhua1976

 

https://thebobs.com/chinese/category/2016/citizen-journalism-2016/

公民新闻奖

 

Vahid在线

波斯语

Vahid在线的目标是,让伊朗民众能够浏览到未经审查过滤的新闻和信息。在过去的几年中,它已经活跃于不同的社交媒体网络平台,现在更是在即时信息服务软件Telegram上开设了自己的频道。 伊朗当局到目前为止没有屏蔽这个平台。Vahid在线通过它向的订阅者们传播重要的信息。订阅人群包括记者和所有那些对伊朗的政治和社会现象新闻讯息感兴趣的人们。

web.telegram.org/#/im?p=@VahidOnline

 

新闻观察

土耳其语

2015年土耳其议会选举过后,该国的库尔德地区迎来了新一轮暴力事件浪潮。土耳其当局试图通过对媒体和记者的审查和打压,遏制对这场冲突的公开报道。正是这样,一个由记者和学术人士组成的团体创办了这一主页,目的是收集有关这场冲突的独立信息。

habernobetim.wordpress.com/

 

El Turbión

西班牙语

这个名为“风暴”的平台由一群想向哥伦比亚和整个世界的公众传递自由和独立信息的积极分子创办。植根波哥大,“风暴”的幕后工作者特别关注遭到排挤的社群、社会运动、工人、农民、学生、原住民和民间团体,试图告诉他们创造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

elturbion.com/

 

声援JNU

印地语

“声援JNU”是印度新德里尼赫鲁大学师生发起的一场运动。这所大学的学联主席Kanhaiya Kumar以煽动叛乱罪被逮捕后,一家新闻媒体用伪造的视频素材报道称尼赫鲁大学园区内“叛国”活动人士的声势高涨。大学师生将此视为对其“异议权”的攻击,决定发起一个以社交媒体平台为依托的运动。从在大学里展开民粹主义课程开始。这个组织同时也发布与最新的抗议或游行活动有关的信息,得到了全球许多知名大学和学者的支持。

www.standwithjnu.org/

 

Bale Bengong

印尼语

“Bale Bengong”是印度尼西亚最公民新闻事业最活跃的网络平台之一。所发表的报道关注时事政治,包括该国公民社会发起的一项抵制大型旅游业集团征地开发项目的行动。

balebengong.net

 

被人默默宰杀的Raqqa

阿拉伯语

这个名为“被人默默宰杀的Raqqa”的主页的创办者是一组活动人士,他们致力于纪录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在北叙利亚犯下的暴行。如今,它已经成为各路国际媒体援引的信息源之一,有很大的影响力。

www.raqqa-sl.co/

 

刀锋

孟加拉语

2015年,孟加拉国的4名世俗派博主及一名出版人被宗教极端分子残忍杀害。所有被害者都反对原教旨主义,呼吁建设世俗化的社会体系。极端伊斯兰组织已经声称为谋杀事件负责。一位多次成为伊斯兰分子袭击目标的博主拍摄了一部反映无神论博主、作家和出版人现状的纪录片。片中讲述了这个以穆斯林为主要宗教的国家高层政界人物是如何支持谋害那些博主的。

www.youtube.com/watch?v=Lxg_iHMGSjA&feature=youtu.be

 

公共新闻通讯社

葡萄牙语

“公共新闻通讯社”所关注的是被许多巴西主流媒体所忽视的话题。这个独具创新精神的网站将新闻调查和社会行动结合为一体。比如说向记者发放奖金。通过众筹奖励那些制作精良,内容详细的报道。

apublica.org/

 

冲突情报团

俄语

冲突情报团(Conflict Intelligence Team)的活动人士们以公开的信息为基础,进行统计研究。他们的研究结果经常对俄罗斯官方的说法提出质疑。比如说在俄罗斯正式宣布军事介入叙利亚之前的很长时间里,CIT的成员就通过研究俄罗斯军方家属的社交媒体平台发现莫斯科向叙利亚派遣了大批军队。

citeam.org/

 

Hoaxmap

德语

“Hoaxmap”致力于澄清社交媒体上有关难民的谣传和恶意的虚假信息(Hoaxes)。在一张地图上清楚标示出了整个德语区(包括瑞士和奥地利)的相关案例。用户可以通过该网页的分类过滤功能按照联邦州、地区和有关指责内容精确查阅。通过点击“辟谣”链接,用户可以看到第三方发布的澄清事实的内容。

hoaxmap.org/

 

广东劳工公益人被捕案救援传播中的新媒体运用

中文

2015年12月,广州和佛山的7名劳工维权组织成员被警方带走,下落不明。这被视为当局对劳工维权组织的非法政治打压。营救行动很快展开。在此过程中,互联网成为了最重要的交流渠道。

www.hdb.com/article/ck85u-PCHomeDetail.html

 

Africa is a Country

英语

“非洲是个国家”致力于打破人们对非洲的固有看法。通过对时事的分析和评论,以及文化类报道,这个由学术人士、艺术家和博主组成的跨国团队想向西方世界呈现一个更加“不简单”,更加多元的非洲。该团队还推出了两个辅助性的项目,一个展示非洲音乐(非洲是个收音机 Africa is a Radio)另一个则以更加全球化的视角关注足球运动(足球是个国家 Football is a Country)。

africasacountry.com/

 

La ZEP

法语

顾名思义:ZEP在法语中是“贫困地带教育区”的意思。这些贫困地带当务之急是防治学生辍学,成绩低下。生活在那里的年轻人经常是偏见的受害者。名为ZEP的博客正是给了这些年轻人一个表现自我的平台。在形式上不拘一格,博主们可以自由选题。这给相关讨论带来了一些个人色彩浓厚的表态,影响了法国和欧洲的社会及政治。比如说在与身份认同、宗教或者团结有关的问题上。

www.la-zep.fr/

 

https://thebobs.com/chinese/category/2016/user-award-chinese-2016/

中文公众奖

 

女声网

中文

从2012年开始,中国的一个维护女权行动组展开了一系列活动。例如,“染血的新娘”是一个鼓励女性抵制家庭暴力的街头运动。2015年3月8日,也就是在国际妇女节这一天,该组织的5名女权人士希望通过行动提醒人们注意公共汽车上对女性的性侵犯行为。随后这5人以“寻衅滋事罪”被警方逮捕,37天后在国内国际舆论的巨大压力下得以假释。

www.genderwatch.cn

 

泡泡

中文

“泡泡”是一个致力于维护中国互联网自由的网站。它揭发、追踪中国审查部门的各种无良之举。向全球的华语用户展示了中国言论自由的真实现状。“泡泡”同时也关注时事政治,尤其是和人权有关的信息。作为独立的媒体,它不服从审查,努力支持反抗的声音。

pao-pao.net/

 

任志强的微博

中文

任志强曾经是中国的一位房地产大亨。但是,更被中国人民所熟知的不是他在房地产领域的商业成就,而是他在微博上对公共话题语出惊人的敢言风格。虽然他是一名老党员,但却从不遮掩对共产党的批评。读者们给了他一个外号,名叫“任大炮”。2016年2月,“任大炮”对官方媒体宣誓“姓党”的做法提出尖锐批评,随后遭到官方舆论的强力打压。其经营了多年的新浪微博账号被封。

weibo.com/renzhiqiang

 

中国数字时代

中文

中国数字时代 (China Digital Times) 是一个中、英文双语,结合网络云计算技术和网民群体智慧的新闻聚合网站。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逆权力实验室” (Counter-Power Lab)提供技术支持,中文内容主要来自聚合系统的自动采集分类、推荐以及编辑搜集整理的在中文媒体和网络被官方审查和封锁的热点信息,同时也有关于网络 审查和中国互联网民意的原创观察文章。数字时代英文网站亦有原创和翻译的内容。中文版实时收集发表正被中国的“网络防火墙”屏蔽的关键词。同时还包括网民对其网络作品“被和谐”的反应。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香港独立媒体

中文

香港独立媒体是香港最具影响力的独立性媒体平台。同时它也是香港本土历史最悠久的独立媒体平台,从2004年7月开始上线。1997年香港回归以后,中国在“一国两制”的基础上允许香港拥有一定的媒体自主权,但广泛的自我审查和媒体垄断已经威胁到言论的多样性。面对这种现实,香港独立媒体的创办者们打造了一个开放的公众平台,不受政治和商业的干预和影响,致力于促进香港的民主和言论自由。

www.inmediahk.net/

 

“Bobs新媒体大赛”寻找互联网时代的英雄

15.02.2016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之声第12次面向全世界的互联网作品颁发“Bobs新媒体奖”。

以积极、创新和互动为宗旨,德国之声正在为“Bobs新媒体大赛”寻找互联网上维护言论自由,推动公民社会建设的项目。

曾经担任Bobs大赛国际评委的乌尔里希(Claire Ulrich)在一篇 为Bobs大赛英文官网撰写的文章中表示:“互联网的言论自由正处于一种复杂的境地,情况好比′第22条军规′。”一方面,尤其是在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之后,网络世界特别需要年轻人的积极参与。另一方面,网络行动派在全世界的许多地方遭监控和打压的力度越来越大,威胁人身安全。在这一背景下,德国之声第12次奖励那些为维护言论自由、加强网络公民社会建设而表现出众的项目。

网友们可以通过bobsdw@hotmail.com 发送电子邮件,或登录Bobs的官方主页 //thebobs.com/chinese/ ,使用主页上的投票功能为2016年DW(Deutsche Welle) Bobs新媒体大赛的四个跨语种大奖和14个参赛语言的公众奖推荐候选作品。邮件推荐请注明推荐奖项和推荐作品的名称及网址。所推荐网络项目必须都是可供公开浏览的项目。

独立国际评委会

“Bobs新媒体大赛”的独到之处是语言的多样性。这种多样性也体现在国际评委会的组成中。每一种大赛语言都有一名相对应的专家评委。他/她会独立地评审网友的推荐,并为相应语种的奖项确定最后入围的候选作品。

今年大赛的中文评委是胡泳。他是新闻和传播学教授,有13本著作。同时也是社会活动人士、企业家、翻译、资深记者、数字化和社交媒体领域的创新者。

新奖项以及特别奖:言论自由奖

现在,Bobs大赛已经进入第一阶段,也就是网友推荐阶段。大家可以为“社会变革奖(Social Change)”、“科技为善奖(Tech for Good)” 、“艺术文化奖(Arts and Culture)”、“公民新闻奖(Citizen Journalism)”这四个跨语种大奖以及每个参赛语言的公众奖推荐作品。去年,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们共发来了4800个推荐。国际评委会将从网友的推荐中选出最后入围的作品。德国之声将于3月31日公布入围作品名单。

之后,网友们可以在3月31日至5月2日的时间里通过网络投票选出今年Bobs新媒体大赛公众奖的得主。在过去的时间里,我们一年之内最多收到了12万名网友的投票。

5月2日,也就是国际新闻自由日的前一天,国际评委会将公布本年度Bobs新媒体大赛的获奖者名单。作为特别奖,今年德国之声领导层还将第二次颁发“新闻自由奖”。2015年,身陷囹圄的沙特博主巴达维(Raif Badawi)是该奖的首位获奖者。2016年度Bobs新媒体大赛的颁奖仪式将于6月14日在波恩的 德国之声全球媒体论坛(Deutsche Welle Global Media Forum)上举行。

http://www.dw.com/zh/bobs%E6%96%B0%E5%AA%92%E4%BD%93%E5%A4%A7%E8%B5%9B%E5%AF%BB

Rumours, politics and corruption most likely topics to be censored on Chinese messaging app WeChat

http://www.scmp.com/tech/apps-gaming/article/1840933/rumours-politics-and-corruption-most-likely-topics-be-censored

Rumours, politics and corruption most likely topics to be censored on Chinese messaging app WeChat

James Griffiths

PUBLISHED : Monday, 20 July, 2015, 12:02pm

Messages that spread rumours regarding sensitive topics, or those that comment on corruption among Chinese officials or mention Chinese politics, are among the most frequently censored posts on Tencent’s WeChat mobile messaging platform.

new report by the University of Toronto’s Citizen Lab illustrates how censorship takes place on the most popular real-time messaging app on the Chinese mainland.

It suggests a change in tack by Beijing, as previous research on other Chinese messaging and social media platforms has shown that censors focused more on posts encouraging protests and other forms of collective action.

Continue reading Rumours, politics and corruption most likely topics to be censored on Chinese messaging app WeChat

Notes on China’s “new normal”

http://cmp.hku.hk/2015/02/02/38038/ Notes on China’s “new normal”

BY DAVID BANDURSKI |

POSTED ON 2015-02-02

Today, as we approach the Year of the Goat, Hu Yong (胡泳), a former CMP fellow and one of China’s top internet experts, posted a list to Twitter and Facebook of five events in the past year that defined overall social and political trends in China.

Hu Yong’s notes follow, with relevant passages added from the Chinese material to which he links. They reflect the deepening of ideology and broad tightening of intellectual space in China that is becoming — as the Global Times said contentedly earlier this month — the “new normal,” or xin changtai (新常态).

What Happened in 2014?

1) The formation of a “joint police and propaganda regime” (警宣联动机制) that are far more formidable than the previous stability preservation regime.

From Hong Kong’s Oriental News (on.cc):

“This round of again whipping up the Guo Meimei case reveals the idiocy of official planners . . . In order to shame and target a person or organization, the police are first employed, a waste of state resources and violence, to conduct an investigation against this person or organization, without consideration of cost, grasping onto some “moral” or “legal” scandal — then the propaganda organs of the state leap into action all at once, conducting a detailed smear campaign. As for those facts that complicate the official narrative, they are prohibited entirely. For now I’ll just call this a “joint police and propaganda regime.” This system is far more terrible that the stability preservation regime. If the stability preservation regime was about “holding on,” the joint police and propaganda regime is about advancing. It’s about the blackening and twisting of public opinion . . . so that the people can’t tell up from down.”

2) Under the so-called “new normal (新常态), intellectuals enter a period of extreme uncertainty. Continue reading Notes on China’s “new normal”

外媒关注中国抵制低俗网络语言

http://news.sina.com.cn/c/2015-06-04/105031913201.shtml

外媒关注中国抵制低俗网络语言

2015年06月04日10:50 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网6月4日报道 外媒称,20世纪70年代,乔治·卡林提出了不能在美国电视节目中使用的7个低俗用语。而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可能希望把至少25个低俗粗鄙的词语从该国的网络空间中清除出去。

据彭博新闻社网站6月3日报道,在6月2日举行的一次座谈会上,一份现场发布的调查报告列举出了充斥该国互联网的最流行的“低俗语言”,其中包括F-bomb的中文对应用法“我靠”,以及听起来更加无伤大雅的“尼玛”等。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新浪公司和中国其他互联网企业的代表参加了这次座谈会,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希望互联网企业能净化互联网用语。

报道称,在中国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期间召开的这次抵制网络低俗语言的座谈会,是为了响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净化中国互联网环境的号召而做出的最新努力。最近几个月,为了净化网络空间,有关当局要求禁止使用不健康的互联网账户名称,并下令删除了数以千计的社交网络发帖。

Continue reading 外媒关注中国抵制低俗网络语言

25 Words Too Dirty for the Web in China

http://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5-06-02/china-triples-george-carlin-with-25-words-too-dirty-for-the-web

25 Words Too Dirty for the Web in China

By Bloomberg News
June 3, 2015 — 12:00 AM CST

George Carlin had seven dirty words you couldn’t say on American TV in the 1970s. Chinese Internet chief Lu Wei has at least 25 he wants to purge from the country’s cyberspace.

From the Mandarin-equivalent of the F-bomb to the more innocuous-sounding “your Mom,” Lu’s agency, the 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China, highlighted the words Tuesday as the most popular examples of “coarse language” saturating the country’s Internet. The agency used a symposium attended by representatives from Tencent Holdings Ltd., Sina Corp. and other Chinese Internet companies to press for cleaner language online.

The campaign against dirty words — announced during a government cybersecurity conference in Beijing — is the latest bid under President Xi Jinping to sanitize China’s Internet. Authorities have in recent months banned “unsound” online account names, limited political news sent via messaging apps and ordered the deletion of thousands of social-networking posts in a “Cleaning the Web” push.

Hu Yong, a journalism professor at Peking University, said the widespread use of dirty words made such direct action more difficult in this case.

“To control the use of coarse language is to control the moral behavior of the public, which is very hard through administrative means,” Hu said. “The government has to rely on the Internet companies to do so, but such micromanagement of cyberspace has the potential risk of turning the booming Internet industry into a backwater.” Continue reading 25 Words Too Dirty for the Web in China

Analogue Hearts and Digital Minds: The Impact of Digital Media on Human Behaviour

Analogue Hearts and Digital Minds:

The Impact of Digital Media on Human Behaviour

Jakarta, Indonesia 19-21 April 2015

Synopsis

The session on The Impact of Digital Media on Human Behaviour is the first in a series of project sessions led by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s Media, Entertainment & Information Team. The series will explore, in various geographical regions, the ways in which digital media has disrupted online consumer behaviour and how it is affecting human behaviour and society as a whole.

The digital media consumption patterns of the contemporary digital media consumer were the focus of this session, which also highlighted the social implications of excessive digital media use, including change of behaviour, habits and human psychology. Continue reading Analogue Hearts and Digital Minds: The Impact of Digital Media on Human Behaviour